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扭捏矜持的母亲
扭捏矜持的母亲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扭捏矜持的母亲 发现来源於一个早上,我正起床吃早饭,鸡巴的晨勃还未完全消退,我瞥见母亲偷偷瞧了几眼,脸有些红,以前是没有这种情况的,她现在在意这个,说明她肯定是看了杂志,有些害羞了。哈哈!我心里高兴坏了,该思考下一步了。

匆匆吃完以后,我看着母亲洗碗时丰腴的背影,顿时有点把持不住,走过去从后面轻轻抱住她,用鸡巴轻轻的顶了她一下,手悄悄的放在她的乳房下沿。她挣扎了一下,有些急忙的说道:「多大的孩子了,别闹。」她肯定看了杂志了,有些动情,但很害羞,所以对这种事敏感,反应有些大。但还是不能操之过急,俗话说得好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

又过了几天,没什么太合适的机会,但杂志明显有被翻阅的痕迹,也经常被我的暴露穿着弄得害羞,有时候看到我起床时候勃起的肉棒竟有些喘,而且又经常有意无意的在我面前走光露点。我有些等不及了,考虑着是不是要下些药,但这又有点不符合我的爱好。就在这个时候,我觉得机会出现了。

我和梁老师约会回来,母亲正在用按摩仪按摩身体,我不知道她是否自慰过了,面色有些红,看到我回来,望着我的眼神中隐约充满着欲望。这我哪还忍得住,试探的问道:「妈,书上都说按摩仪有辐射,还是用手的好,我来帮您吧,瞧你何必把自己弄得那么累。」

母亲似乎还是有些在意母子的关系,若她没接触那些乱伦杂志之前,肯定不会想到那去,肯定愿意让儿子效劳,现在似乎很敏感,怕忍不住越界,於是说:

「不用了。我按了好一会了,舒服多了。」

我心里快急死了,哪肯放过这样的机会:「试试吧,都没让我帮你按过,怎么知道已经舒服了呢?」说完不管她愿意不愿意,走过去在她肩膀上按了起来。

不知道是不忍心拒绝我还是已经动情了,她竟也默许了,於是我说:「你趴着吧,按摩要全身放松哦!」她红着脸点点头。我心里大喊了一声:『耶,要成了!』我卷起衬衫的袖子。母亲穿着一套便裙,裙摆是黑色褶子的,正好过膝,上身是纯白的真丝面料,映出了里面的粉红色胸罩,我的鸡巴顿时有点涨起来。

我轻轻的揉捏着她的小腿,嘴上和她胡乱地聊着,思考着如何进入下一步:

「妈,你皮肤不错啊,呵呵,一直有保养吧?」

「少贫了,妈都40的人了,不用你拍妈的马屁。」妈妈轻轻搭着。

「我可没拍哦!真的啊!」说着手往大腿方向捏去,妈妈颤抖了一下,但没有反抗。「大腿也是哦,这皮肤啊,真好,我以后找老婆也要找这样的。」母亲似乎听了这句话有些动情,并没有反驳我。

我轻轻的在母亲的大腿上揉捏着,将她的裙摆一点一点的往上推,母亲的光滑大腿摸着非常舒服,鸡巴又硬了不少。慢慢地,已经可以看见她粉红色的内裤了,蜜穴位置有些陷了进去,映出蜜穴的轮廓,显得十分的诱人。

「妈妈舒服吧?你要相信我。」然而我的问话却没有得到回应,於是我认定母亲是在装睡,手渐渐地往上摸,挤着大腿的肉,慢慢地已经到了内裤边缘了,我沿着内裤轻轻的抚摸着母亲的大腿和臀部,内心的紧张、激动无以复加。

为了不操之过急而失败,我依然是轻轻的揉捏着母亲的内裤,看着母亲臀部在我手上不断变型的模样,心里的感觉别提多亢奋了。我轻轻的将母亲的内裤往上拉,紧了紧蜜穴,这时候母亲动了一下,并没有挣扎,这我才确定成了,於是又将内裤不断地拉成丁字裤,对着白花花的臀肉不断揉捏,无意间我看见母亲的内裤中央已将有了水渍,哈哈!终於要美梦成真了。

出於保险起见,我只是轻轻的触碰着母亲的浪穴,感受着其中的温热和淫水的黏稠,我用食指轻轻按着画着圈,美极了。这时候母亲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,於是我加大了力道,将母亲的内裤全按进阴道里去,母亲紧紧地夹紧了双腿,彷佛受不了这突如起来的刺激。

这时候我精虫上脑,已经无法思考了,迅速脱下我的裤子,让我硬得发涨的大鸡巴先在母亲的内裤上蹭了几下,面对着母亲夹紧的大腿内侧挤了进去,一边摩擦着阴唇,一边享受着母亲大腿内侧挤压带来的快感。这大概就是腿交吧?

这时候的母亲已经将脸完全埋进沙发,双手紧紧地抓着垫子,我心里暗喜,加大了抽插的力度,将整个身体压在母亲身上,轻轻的亲吻着母亲的耳朵。母亲颤抖得更加厉害了,我便将手伸到母亲下方,抓起了她的大奶子,狠狠地揉捏起来,将母亲压在身下的禁忌快感让我爽得几乎要射了出来。

抽插了一会,衣服也因为我对她大奶子的肆虐凌乱了许多。快到临界点的时候我停了下来,亲吻了下母亲的耳朵,用舌头不断舔她的脸颊,悄悄对她说道:

「妈妈,到房间里去吧,脱光衣服的按摩才最有效果哦!」母亲埋着头,并没有回应。

我用力将母亲的身体转了过来,用力地吻住了她,将手伸进衣服,顶开奶罩捏住了她的乳头。这时候她依然闭着眼,但却用舌头回应着我。这滋味,只有天上有啊!

突然我停了下来,爬下沙发,用大鸡巴对着母亲的脸摩擦了起来,母亲虽然用力闭着眼,但她肯定知道这是什么。「妈妈,走吧,你不想要更舒服吗?像书上那样。」她肯定知道我说的是杂志,脸更加红了,不知所措的闭着眼,於是我将她拦腰抱起,走向了我们的卧室……



我轻轻的将母亲放在床上,母亲坐了起来,壹副羞涩的摸样,简直撩拨得我春心荡漾。母亲低着头抓着自己的衣角,仿佛充满了期待和犹豫。

我看着母亲淩乱的上衣,若隐若现的胸罩,心理那个得意啊。我得尽快控制住母亲,免得她壹会冷静下来,变理智掉。

就这样,我轻轻的弯下腰,扶着母亲的肩膀吻住了她的香唇,母亲壹抖,并没有什么举动,我慢慢的用舌头翘开了母亲的嘴,寻找着母亲的舌头,不断的分泌的唾液。母亲躲闪着,不知不觉中,两根舌头已经纠缠到了壹起,随着两人越来越急促的接吻,我悄悄的将手下滑,握住了母亲的大乳房,刺激得母亲壹颤,舌头也更加活跃起来。

我看时机成熟了,便坐到床边,此时的母亲仍闭着眼,似乎还沈浸在刚才的刺激中,我迅速的拉下母亲连衣裙的拉链,将上身的衣物拉到腰处。将母亲拉到自己的腿上,注视着母亲颤抖的睫毛又壹次堵住了母亲的香唇,这次似乎母亲期待了很久似的,舌头迅速搅动起来。我壹边品味着这香唇的滋味,壹边将手伸进胸罩,揉捏了壹下,便找到乳头,细细的玩弄起来,我用手指捏着这慢慢涨大的乳头,上下揉搓着。母亲的喘气声也越发明显起来。我用指甲轻轻的刮弄了乳头几下,似乎不太习惯,母亲挣紮了起来。

于是我便将母亲换了个姿势,两腿夹着我,蜜穴对着我的鸡巴坐了下来。这壹刺激让母亲发出了壹声重重的呻吟。我双手抓着臀肉揉捏着,时而拨弄的肛门,时而拉扯着内裤。只见母亲闭着眼,越发的兴奋,我轻轻的推动着她的腰,摩擦着我的大鸡巴。母亲似乎难以忍受了,抱着我的头亲吻起来。母亲主动的亲吻另我十分兴奋,积极的回应着。

我看时机差不多了边将母亲放下,轻轻的让她平躺在床上。彻底的拉下裙子,趴在母亲的双腿中间,看到了梦寐以求的浪穴,鸡巴硬得差点将床单顶穿。我嗅了嗅母亲淫穴的骚味,有鼻子轻轻的隔着内裤摩擦着浪穴,母亲呻吟挣紮着,「不要,虎儿,不要……啊……虎儿,脏……别……别……啊。「我不理会母亲的呻吟,拉下的母亲的内裤,映入眼帘的是浓密的阴毛,和湿漉漉的阴唇。我用手捋了捋母亲的阴毛说道」妈妈,你的小穴好美啊,儿今天要尝尝它的味道咯。「」别虎儿……别.。啊……妈求你了,不要……啊……不。「母亲依然是口齿不清的呻吟着。此时我用手指轻轻抚摸着湿润的阴唇」妈妈,这湿漉漉的是什么啊「我调戏的问道。」虎儿……啊……你……你。欺负……妈妈「。哈哈,真没想到母亲如此可爱淫荡啊。

我悄悄滴拨开了阴唇,窥探着母亲最私密的地方,那微微张开的阴户,仿佛有了无尽的吸引力壹般。

我寻找到了微微涨大的阴帝,舌头闪电般的舔了上去。「哦,不……不……虎儿……别……别……受不了……啊。不」。我不理会母亲的喊叫,舌头来回的拨弄着阴蒂,我用力的舔着,不时用牙齿轻咬,随着母亲的阴帝在我嘴里不断的变形,母亲的呻吟声也是壹浪高过壹浪。也听见下体传来吧唧吧唧的淫水的声音。

只见淫水越来越多,我也不知道母亲是否高潮了壹次,只知道时机成熟了,该动真家夥了。

我用力的张开母亲的双腿,拿着鸡巴不断的在阴唇上下摩擦。「妈妈,我来咯,你可要准备好哦。」我笑嘻嘻的说道。母亲显然还没有在我面前完全放开,扔是轻闭着双眼没有答复我,但她不时擡起的翘臀却出卖了她。我也不在意,壹挺腰便将鸡巴差进去了壹截,母亲长舒了壹口气,发出重重的呻吟。

我扭着腰用力摩擦着母亲的浪穴,母亲的叫声也壹浪高过壹浪。我有壹使劲便努力的在母亲的浪穴里抽插了起来。「啊……虎儿,啊,,不行了……啊……虎儿……啊别……啊……妈……妈妈。不行了。」这太久未尝到的刺激感让母亲顿时失去了理智,浪叫起来。「儿子伺候得你舒服吧,哈哈。」我壹兴奋更加卖力的耕耘起来。母亲的浪穴依然很紧,给人壹种压迫温暖的感觉,实在是妙不可言。「妈妈,快夹我啊,擡起你的大浪屁股。」我不断用淫语刺激着母亲,虽然她嘴上没有回应,身体却完全出卖了她,不断的拱起她的大屁股来配合我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去了……虎儿……妈妈都去了……妈妈都给你了……啊……太爽了。

啊。不……啊不……不行了。啊……」在我卖力的抽插和刺激下母亲迎来了第壹次高潮,更重要的是慢慢的放开了,对着我们的乱伦不在躲闪了。

这时候我从母亲身上爬了起来,壹手粗暴的揉抓着她的乳房,壹手捏了捏她的脸蛋,吻了壹口道:「妈妈,儿子的大肉棒滋味不错吧。」母亲推开我的手捂着脸点了点头.哈哈,我大笑壹声,拉了她起来「儿子还没爽够呢,骚蹄子,坐上来吧」,我趟下以后对她说道。母亲扭捏着爬起来正要往我身上坐。「不是这样,背对着我,我要看到你的大屁股,这样你低着头也能看到儿子的大鸡巴是怎么操你这个骚妇的哦。」母亲被我的淫语刺激得像个新入门的媳妇似的羞涩的转了过去,蜜穴对着我的鸡巴蹲了下去。我看着她白花花的大屁股感觉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此了,于是用力拍打了壹下她的大屁股说道「快点,别磨蹭了,你也好好看看你儿子的鸡巴是怎么操你的」。母亲便坐了下去,强烈的快感和刺激使得她几乎无法动弹,于是我又拍了她的淫臀壹下,「骚货,麻利的,该是你伺候我了。」

于是我便看到壹个白花花的大屁股不断的在我鸡巴上起起落落。我也笑嘻嘻开始憧景着以后幸福而糜烂的操逼生活……